论坛广播台
广播台右侧结束

主题: 短刀与莫回头(中篇)

  • 策马笑西风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1431
  • 回复:1
  • 发表于:2021/2/21 22:30:04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白城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短刀与莫回头(中篇) 
      老刘转过身,又从包里拿出一个年代有些久远的坛子,那是一坛酒,上面贴着一张已经褪色发黄的纸,纸上面有三个用浓墨写着的三个字:莫回头。
    这酒的名字叫做“莫回头!”
    老刘的脸色很是郑重,双手捧着坛子,眼无旁骛,像捧着一件珍宝,不,这就是一件珍宝,一件无价的珍宝。
     丁勇的脸上写满了震惊:这是老刘的第二件宝贝。
     丁勇嘴角微微抖动,努力瞪大眼眶,防止有东西从眼睛里流出来。
      什么人才能有资格喝这样的酒?
     丁勇看着酒,专注地。然后,他的目光离开了酒坛,移到了老刘的脸上。这个曾经威震南疆的军人,脸上写满了郑重和敬畏,双手捧着酒,双眼里满是回忆的沧桑,他在回忆这酒里的故事。
      老刘把酒放在桌子上,开始叙述这酒的故事。
     时间回到了三十年前,老刘还是三十出头的小伙子,那时候南疆的战事正酣,他和他的战士一路风尘,开往南疆,途经四川一个偏远农村的时候,他遇到了一个独腿的老人,老人说,在很久远的以前,他也是一名军人,从属于抗战史上彪炳千秋的川军团,他从他破败的屋子一角开始挖起,然后从地下起出两坛酒,他说这酒的名字叫“莫回头”,他的祖上是当地有名的酿酒师,到他这一代也曾秉承了祖业,在抗战开始之时,他毅然放下酒碗从了军,他把大部分的酒带给了部队,出川时,他连队的士兵每人喝了一碗他的酒“莫回头”。可最后回来的只有他自己,其他的人都已经埋骨他乡,再也回不来了。从此他不再造酒,剩下的酒也越喝越少,而他的儿子在跨过鸭绿江之前,也曾喝过这酒,醉睡了一夜之后,跨过江后也没有回来。他很多时候都认为这是不祥之酒,可是,每次战争都是以中国军队的胜利而告终。而这剩下的两坛,是他偶然中从残破的酒窖中寻得的,他觉得自己太老了,这两坛酒不能随他埋在地下。
     老兵对着两坛酒,颤颤的举起手,敬了一个军礼,然后把酒郑重的送到老刘的手里。老刘带着酒和他的士兵开到了南疆。在那片被战火烧红的土地上,老刘的连队像一把锋利的刀,出鞘必见血。特别是在一次夜袭中,老刘把战斗从热兵器对战打成了冷兵器互搏,凭借一把短刀,击杀二十名敌方精英。自此,老刘和他的连队威震南疆,而这支百来人的连队也引起了敌方高层的注意。后期随着战事的发展,老刘率领连队奉命回撤,而这种“事了拂衣去,拍拍屁股潇洒走人”的做法,是让敌方坚决容忍不了的,于是老刘连队的回撤之路几乎步步染血,最后他们终于陷入了包围圈,在几平方千米的河谷里,对方的重武器铺天盖地喷洒,几乎覆盖每一寸土地,岩石被炸得崩裂粉碎,泥土像被重新翻过了一样。所有的士兵都留在了那里,老刘的身体在爆炸声中起起落落,开始的时候他还能感觉到一些或大或小的弹片钻进他的身体,感觉到身体的起与落,到后来他再也无法做出任何的反应,甚至来不及对自己说必死无疑,这个震耳欲聋的世界便在他的脑海里突然沉静消失。他伤痕累累,骨折多处,身体像被打折了几段,但他是个命硬的人,终究是活了下来。医生从他身体里取出的弹片被放在医用盘子里,几乎铺了一小层。那个医生做完手术之后,坐在医院走廊的木椅上,一脸汗水,对旁边的人说:他从未见过生命如此强悍的人。老刘把那些从身体里取出的弹片用磁铁吸在一起,像一个刺猬,把它埋在了南疆的墓地里。而其中的一坛“莫回头”也被洒在了那片土地上。恢复后的老刘自此以后,一直留在了南疆,没离开过一步。
    关于这酒的故事到这里就嘎然而止了,可老刘仍然现在深深的回忆里。
     丁勇看着这世间仅存的一坛“莫回头”,觉得自己根本无法承担起这坛酒,哪怕是一滴。
(白城四中三班老葛,2020年 )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
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
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
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  
  • 呵呵
  • 发表于:2021/2/22 22:30:37
  1. 沙发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人生苦短,珍惜!
  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